或许你喜欢抹茶吗

发高清用 微博 @或者你喜欢抹茶吗

「芽驼」烟吻(二)

呜呜呜等一个后续

Janaruis:

*抽烟啵 x 对烟味敏感驼


*冷战又和好的剧情来啦!请大家吃甜饼,在此感谢meiko和只活在对话里的蕉蕉倾情客串23333


*part(三)重头戏终于快到了,填坑之路漫漫啊


*捉弄那篇文里除了啵驼的主cp我还想再写一对,请问大家是站rush和驼多呀还是小裴和驼多呀?


*圈地自萌。


——————————————————


04.


金赫奎刚刚没有出去,像往常一样看着宋京浩抽完今天晚上的这只烟,待人起身后交换一个带着烟草气味的吻。


一局游戏没有结束是一个很真实又很不凑巧的原因,但其实主要的理由是他俩陷入了微妙的冷战之中。


从有好感到心动到表白再到在一起的所有时间里,金赫奎从来都很清楚的知道他这个男朋友是个占有欲很强又爱吃飞醋的人,从不介意在大家伙面前一遍又一遍的宣誓并且捍卫他的所有权,所有lck的选手尤其是他们kt内部的队员们几乎已经被秀恩爱喂狗粮到可以视而不见的地步了。


不过不太凑巧,今天来找金赫奎的这位,恰好不是lck赛区的选手,而是金赫奎已经许久不见,从中国上海风尘仆仆赶过来的现任edg辅助,他的前任搭档,田野。


早上收到信息的时候金赫奎还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两遍,忍不住埋怨的发短信过去,“iko你要来韩国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我们今天不放假,现在也没办法请假了。”


“没关系。”田野倒不甚在意,回信息的速度很快,“我和小昭来这边随便逛逛看看。他老早就嚷嚷着想来韩国玩了,这回决赛打完队里也放长假了,刚好就一起过来。”


金赫奎沉默了一下,原本飞快敲字的手也停了下来。所有安慰的字眼都贫乏且空洞,他不知道该回些什么。kt春季赛的句点绝不完美,没能打进决赛捧起奖杯,没能有机会再续写MSI的传奇与辉煌,他就算每每想起来还心有不甘和难过,便更没有理由和立场去劝慰别人。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纠结,田野直接回拨了电话过来。


他愣了一秒便拿起手机,飞快走到了训练室外面才接起来。走的太匆忙,没有看见两排长桌外宋京浩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眯着眼面色复杂的目送他走出去。


05.


“喂,赫奎啊,我妈妈的朋友们可能要过来我家聚会,还要通宵趴,我呆在那里不太方便,明天可能得要你收留我一个晚上了。”


四点左右,队员们陆续结束了上午的rank关了直播,坐在一起讨论过会儿的午餐要点些什么来吃。


金赫奎起身去拿矿泉水,可回来就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人坐了。宋京浩老神在在的冲他招手,笑的暧昧而张扬。于是金赫奎也没客气,跑过去自然而然的坐在宋京浩腿上。


赵世衡高东彬李润载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又移开了目光,只有孙雨铉一个人拿着手机声音贼大,兴致勃勃的罗列了一堆他想吃的好吃的。


宋京浩搂着人,便在那开始跟金赫奎小小声咬耳朵。金赫奎的机器位置在最靠墙的位置,此时两个人在角落里一缩嘀嘀咕咕的谈恋爱,队友们背对着看不见也乐的清闲。


“明天?”金赫奎犹犹豫豫的问,“可以是可以,但京浩哥明天大概想几点钟过来啊?”


“早点过去不行吗?我想好好参观参观你家,再帮着准备准备中饭晚饭什么的,争取给伯父伯母留下个好印象。”宋京浩说。


京浩哥想的可真够远的。金赫奎心里泛了点甜,可转眼就被苦恼犹豫冲散了。他早上已经约好了明天要带田野他们参观一下市区景点,可如今又不忍心拒绝宋京浩的提议,以至于现在两面为难,纠结的不行。


“有问题?”见金赫奎半天不说话,宋京浩神色逐渐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


金赫奎还是沉默。


他心里一有事就更加不爱说话,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比平时更安静一百倍,这点宋京浩当然再清楚不过了。


“要陪田野是吗?”宋京浩问,当他看到金赫奎愕然转过来望着他的目光时,他就明白了自己没猜错。


就知道,没有什么能让金赫奎放下自己都不顾也要去陪着。


宋京浩对被与其他任何人同时放在天平的两端比较时,都有绝对的自信金赫奎会选择他偏向他迁就他。可偏偏对着这个认识熟悉金赫奎在自己之前,又陪他一同走过辉煌和低谷,网络上cp粉多的数不胜数的田野时,他一点信心也没有。


爱让人患得患失。


爱让人的骄傲和矜持都毁于一旦,变得自卑又善妒。


06.


打翻了醋坛子的宋京浩说话自然是冷嘲热讽夹枪带棒。金赫奎本来还奇怪宋京浩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心里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愧疚,可被这么明里暗里的怼了一通,心里压着的脾气也上来了。


两个人不欢而散。


金赫奎自己去外面吃了午饭,回来就窝在椅子上一直打rank,宋京浩也是一样。除了训练赛必要的交流之外,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连眼神交流也没有。


训练室里的气氛沉闷且压抑,没了平时自然而然连续不间断的粉红泡泡加持,温度都好像降到了冰点。李润载作为一只苦逼的小替罪羊,被金赫奎拉着开起了两轮自行车,可后者明显心情极其糟糕,偏偏队友又经常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状况,于是两个人顺理成章的走了一下午的红地毯。


金赫奎看着自己红通通的战绩嘟着嘴摔鼠标,眼角发红。越输越排,越排越输,却誓要打破这个魔咒才算数。


作为一个疼爱弟弟的哥哥,李润载咬咬牙舍命陪君子,连换三个号陪金赫奎一起掉分。


rank分算什么,把这个弟弟哄开心了才是头等大事。李润载深明大义的想到,却又突然埋怨起了宋京浩。


喂,那可是你男朋友啊,怎么自己不哄还要我来哄?你这样算什么男人嘛,哪天被拐跑了哭都来不及,哥实名制鄙视你。


纠结自己是不是话说太重正犹豫着要不要去道歉的宋京浩狂打三个喷嚏,惊得整个训练室都去看他。


金赫奎自然也转过去看他,两个人的视线自下午以来第一次在空中交汇,又很快错开。


可两个人却都没有要退一步的意思,好像谁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先低了头,谁就是这段感情中永远的输家。


07.


金赫奎在傍晚时分又接到了田野的电话。


他叉掉了排队,让润载哥稍微等他片刻。李润载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ok后便开了视频网站看起了精彩操作锦集,金赫奎这才拿着电话跑出去接了起来。


“喂iko啊,有什么事吗?”


他还是习惯用游戏里的id来称呼田野,亲切而自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曾经最默契的队友,叫出这个称呼便几乎能填平这中间隔着的两年漫长的岁月和时光。


“赫奎啊,你……和宋京浩吵架了?”田野的声音透过电波传过来,金赫奎几乎被这人敏锐到恐惧的未卜先知给吓到。


“你怎么知道?”这便是承认了。


“我听世衡哥说的。”田野叹气,有些焦虑和过意不去,“别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们误会了吧。那这也太乌龙了,要不然你把手机给他,我解释一下。”


“不用了。”金赫奎摇头。


他态度坚决,田野知道这个人看上去软绵绵但其实主意大的很,整个人死倔死倔的几乎是不听劝。


于是田野也不再坚持,而是说,“那你明天不用过来啦,仁圭哥会来带我们转转的,去陪陪宋京浩吧。哪天有时间我们再出去,你可以带他一起过来,这次我们在韩国呆的时间挺长的,不用着急。”


金赫奎愣了愣,半天没说话。


田野在电话这头倒是感受到了赵世衡的用心良苦,对这个同是m开头的辅助届大前辈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共鸣。明里劝不动的赵世衡选择在暗地里迂回,看起来作为一个辅助不管在游戏里还是现实生活里都是操心的命啊,mata哥真的绝对对得起他羊驼驯养师这个称号了。


“好的,那……玩的开心,替我向你的ad还有仁圭哥问好。”


沉默过后,金赫奎的声音又重新响了起来,语尾恢复了平日里的轻快。


“嗯,我会的。”


田野听出他情绪的放松,终于松了口气,笑着挂了电话。


08.


金赫奎收了手机,困扰了他一个下午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心情颇为愉快的转身,却没成想一头撞进了一个人怀里。


他的鼻子十分挺翘,有着令人羡慕的弧度,但在这种时候却是很惨的第一个遭殃。金赫奎捂着在对方肩膀上撞得生疼的鼻梁,噙着生理性的泪水退后了一步,就看到宋京浩正站在那带着笑看着他。


金赫奎一门心思扑在电话上,也没注意到这个人不知何时也从训练室溜出来,又在他身后站了多久。


“京浩哥……你偷偷摸摸站在这里想要吓死谁啊?”金赫奎嘟嘟囔囔的抱怨。


“我就正常走过来站在这,根本没想吓人啊。倒是你,谁让你打电话这么专心,周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宋京浩反客为主,不过说着说着又觉得委屈,感觉心里有个小人可怜兮兮的扯着手绢。


眼看又要争起来,金赫奎心软了软,还是主动退了一步。他撇嘴,对宋京浩后续发动的狗狗眼攻势被动免疫,“那,哥你都听到啦?”


“嗯。”宋京浩点点头,越想越不值,“就这么点事,开始说清楚不就完了,害得我难受了一下午,排位都连跪四把了。好不容易上大师,这下又要俯冲回钻石了。”


比平常更厚重一点的烟味突然间包围了他,宋京浩伸手把人捞到怀里抱着,头搁在金赫奎肩膀上,先是侧过脸吻了吻对方白皙的耳廓,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对方脖颈处有很好闻的奶香味,和金赫奎这个人一样,都令他无比的着迷,欲罢不能。


“哥你不要恶人先告状啦!是京浩哥你自己一天胡思乱想,难道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金赫奎耳朵泛红心跳加速,却被尼古丁的味道呛得小声咳嗽了一下。宋京浩惊得立马把人放开,连下意识的反驳都忘记了。


“哥今天抽了几根烟?”金赫奎问。


“……呃,2根……”宋京浩支吾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结果金赫奎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骗人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不想跟大猪蹄子说话。


“赫奎啊!是哥错了错了,”宋京浩急忙拉住人,“五根。就五根,绝对没撒谎。”


怪不得烟味这么重。


金赫奎站在那,心里生气又心疼。他舍不得再和宋京浩吵架了,只好沉默着和自己较劲。


宋京浩对此非常无奈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也陪他在那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着,等着自家小孩收拾收拾心情。


末了金赫奎终于叹了口气。


好像是个暗号一般,宋京浩也终于舒了口气笑了起来,向他张开双手。


金赫奎没有犹豫,主动钻到对方怀里窝着。尽管刚刚把自己的鼻子磕的很痛,但宋京浩的肩膀确实是宽阔又可靠。他把脸埋在肩膀那里,动了动嘴唇,说话的声音因此有些闷闷的失了真。


可吹出的热气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尽数撒在宋京浩的皮肤上,让他心里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一样痒痒的。


“以后我们不要再冷战了。”


“嗯。”宋京浩点头,吻了一下怀里人粉嫩的耳朵。


“哥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一个人乱想了。”


“嗯。”继续点头,又在耳廓上啄了一下。


“哥你今天明天都不许再抽烟了,抽了我就不理你了。相信我,我能闻出来的。”


“没问题,都听你的。”又叨了一口,这次是在耳垂上。


金赫奎耳朵敏感的要死。


他说完了话,顶着红红的耳朵,连抬眼再看一眼宋京浩的勇气都没有,带着一身尼古丁的味道一溜烟狼狈的跑回了训练室。


宋京浩等人一骑绝尘的在自己视野中消失,才舔了舔嘴唇,插着口袋哼着小曲儿往训练室走,笑的志得意满,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咪洋洋得意。


转运啦转运啦,哥的上分之路要开始了!


以及……明天去赫奎家要穿什么才好呢?


—TBC—

评论

热度(124)